默認冷灰
24號文字
方正啟體

筑夢維艱 正文 第一百三十八章 她申請調動工作

作者:z不倒 分類:異界 更新時間:2020-02-13 14:19:29直達底部

 

高速文字首發 本站域名 www.bgukwk.tw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wap.xuanhuange.net


隨機推薦:最強紈绔 時空門之殖民建安 北宋倒馬金槍傳.第三卷,五臺山 好想有個系統掩飾自己 紫眸逆天:廢柴大小姐 謀殺回憶 全息網游之梨園當道 八角鎮之子 

    洪彩麗聽了張文雅跟她說,小三登王家門,去炫耀她懷了王家的后代……

    她氣憤填膺,立即要去找趙小玫算賬。

    張文雅拽住洪彩麗的手說:“我看算了。

    你別去找趙小玫的麻煩了。

    我自己的痛苦,打掉牙往肚子里咽吧。

    我攤上這事,那算是我倒大霉了。我又能去怨誰呀?”

    洪彩麗急忙又問:“那王富強他怎么說?”

    張文雅回答:“這段時間他經常去外地學習。

    我想大概是他沒有辦法面對趙小玫吧。

    仔細想想小玫她也是一位受害者,好好的一個黃花大閨女,讓王富強搞大了肚子。

    我想她也很苦惱吧。”

    “要怨就怨富強他酒后亂性,他是個十足的偽君子!”洪彩麗憤恨地罵著王富強說。

    洪彩麗硬是拉著她去王家看看,問趙小玫怎么解決她與王富強的事情。

    倆人走出張文雅兩居室的房屋,就聽到大雁叫著往南方飛去,窗外空中烏云滿天,天空陰沉沉的,就像她的心情一樣沉悶。

    洪彩麗硬拽著張文雅來到了王家大院子里。

    倆人看到這個園中的花草,曾在春日里百花鮮艷無比的家園,如今在秋天里只有幾片稀疏的黃葉,在風中搖擺。

    張文雅她望著悲嘆了一口氣,就走進了別墅門。

    “誒喲,文雅你怎么來了?待會兒小玫來了可怎么辦呢?你和彩麗快點上樓去吧。

    那等她來了,我去應付她吧。”鄭兆華著急地說。

    “鄭阿姨,等那個小三來了,你直接把她勸走,別讓她再登門,不就得了嘛。”洪彩麗一邊攙扶著張文雅,往樓上走一邊說。

    “彩麗呀,你以為我沒攆她走嗎?可是她不聽啊。

    她見天來我們家,她以教我們祖孫倆唱戲為由。可是富強善良,說她想掙些錢,她想把她家里的漏房,翻蓋成新房子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是王富強不讓她離開王家呀?”張文雅和洪彩麗聽聞她的話后,立即訝異地張大了嘴巴問。

    “你們倆別誤會,富強他說:我可以離開家,去外地學習別家醫院里的醫學專家的臨床經驗。”

    “哦,是這樣啊。”洪彩麗說,“您剛才的話嚇了我一跳。”

    張文雅松了一口氣。

    她們倆跟王家正在打掃衛生的趙保姆,打了一聲招呼,就上了樓。

    這時,倆人忽然聽到樓下趙小玫的得意洋洋地說話聲。

    洪彩麗不由得走出張文雅的臥室,往樓下的客廳里望去,果不其然,趙小玫坐在沙發上看著電視,她伸手去茶幾大果盤里拿了一個桂圓,身體往后一趟。她敲著二郎腿,像一個闊太太般的模樣。

    趙桂花趕緊給她桂圓的皮剝掉,然后畢恭畢敬地遞給她吃。

    洪彩麗聽到趙小玫說:我天天為小帥帥丟失的事情而哭天抹淚,難過的要死。

    我日夜都在期盼小帥帥能夠回家來。

    洪彩麗望著她哪有傷心難過的樣子呀?

    看她反倒是挺悠閑自在,又高興的樣子。

    她就按捺不住氣憤的心情,就沒好氣地對著樓下說:“小玫你不用上班嗎?為什么不住在你該住的地方?而你整天待在王府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趙小玫扭過臉來一臉苦相看著站在樓梯口的洪彩麗,反問道:“彩麗姐,你認為一個孕婦整天孕吐的很厲害,還能上班嗎?

    我這個樣子不來這里,又能去哪里住呢?”

    這一句問的洪彩麗啞口吞吞吐吐說,“你……你……”

    張文雅走到屋門口,叫了一聲:彩麗你快點進來。

    洪彩麗瞪了一眼趙小玫,就返回到張文雅的臥室里嘟嚕:“ 我幫你快點收拾東西,離開這個令你難堪又尷尬的家吧。”

    張文雅把衣物收拾好后,都放到一個大行李箱內。

    洪彩麗拖著行李箱,就走下樓、

    張文雅鎖好門,也跟著好閨蜜下了樓。

    保姆李春蕊正在主臥里,打少衛生,疊被褥。

    她聽到洪彩麗和趙小玫的吵架聲,就慌慌張張地從樓下快步出來看熱鬧了。

    鄭兆華冷眼瞧見了趙小玫就說:“小玫呀,你說你真是的,挺著肚子,也非要來我們家。

    我看不如給你買一套房子,再讓趙桂花去伺候你,你看我這樣安排好不好?”

    趙小玫一副認真的樣子說:“嗯嗯,媽媽你這個主意不錯!我的肚子里的孩子跳得可厲害了,我看八成是個男孩呀!”

    她撫摸著略微微隆起的肚子說。

    鄭兆華和兩個保姆聽聞她的話,立刻把目光轉向蹙額的張文雅

    “你叫我婆婆叫媽媽?”張文雅緊鎖眉頭,不解地問。

    “我長這么大,怎么沒見過,像你這樣,沒臉沒皮的人呢?”洪彩麗指著趙小玫切齒痛恨地質問她。

    兩位保姆看看洪彩麗,又瞧瞧趙小玫,不知道怎么辦才好。

    趙桂花她趕緊拽了拽李春蕊的衣襟說:“今天家里來客人了,我們倆人去買菜吧。”

    李春蕊也會意地點點頭說:“好好,我們倆去買菜,去買菜啊。”

    鄭兆華看到,趙小玫把張文雅她這個明媒正娶的妻子,當做空氣?把她置于何地?

    她想到這兒時,氣不打一處來,瞪著趙小玫說:“小玫你喊誰媽媽呢?我告訴你,我的媳婦只有一個,她就是張文雅!”

    趙小玫沒有動氣,而她對兩位保姆說:“兩位阿姨,我最愛吃紅燒牛肉,紅燒獅子頭……”

    鄭兆華她苦笑不得。

    她對兩位保姆說:你們就按小玫說的去買吧。

    這說明是我孫子想吃這些。

    她又把目光轉向趙小玫說:我跟你聲明一點,你在往家吃飯,這是最后一頓了。

    這里不是你該來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您說我不該來這里?要不是您兒子做的孽,我會沒地方去嗎?”趙小玫噙著淚水說,“王家是我唯一能待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兩位保姆不敢抬頭看趙小玫,只好答應著去買菜了。

    張文雅和洪彩麗聽聞趙小玫說的話,都驚呆了,

    張文雅看著情敵想:聽她說這話的意思是,她要賴在王家不走了。那你來住在這里,我該怎么辦呢?

    她無論如何也不能接受。

    張文雅倏地眼睛里,也噙滿了淚水。

    她強壓住怒火沒吭一聲。

    洪彩麗氣地胸部一起一伏的大口大口地呼吸,她正欲張口時,張文雅用一只右手,一把拽住好同學的胳膊,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她走到門口,就對著趙小玫說:你住在這里,那我走行了吧?

    “文雅你不能走,你爸爸臨走時,還交代我,讓我轉告你一句,這里就是你的家呀!”鄭兆華急忙挽留兒媳婦說。

    洪彩麗一出門,又要拐回去找趙小玫理論,她又被張文雅死死抓住手不丟。

    她倆聽見屋里傳來鄭兆華帶著疑惑的口氣說:“我就不相信,就算你說我兒子與你有那***,那你就能懷上孩子?”

    張文雅和洪彩麗對屋門口看了一下流露出訝異的眼神。

    洪彩麗附耳說:“就是啊,這有點不可能啊。”

    她們倆沒有走,站在門口要聽一聽,趙小玫怎樣解釋她懷孕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您不相信?那好,那就請您跟我去醫院,做鑒定好了。”

    趙小玫又高興地咯咯地笑著說,“您還不感謝上蒼。

    你們王家意外死了一個孫子,又丟了一個孫子,但現在天不絕你們王家之后,又讓我給你們王家懷了個孫子。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張文雅在門口聽聞她的話和大笑聲,頓覺她的笑聲,像一把利劍直刺自己的心臟,讓她痛不欲生。

    張文雅耳聞目睹了這一切后,忽然讓她覺得一股酸楚涌上心頭,猶如有一股狂風暴雨,霎時向她襲來,讓她生不如死。

    她只覺得自己處于如此的尷尬地境。

    她失落地想:自己的命運怎么這么的悲慘呀!

    洪彩麗直氣得心中的怒火升騰,拽著文雅就走出了王家大門。

    她小聲說:“走,甭搭理她!”

    倆人開車來到了張文雅的小家里,洪彩麗看到日漸憔悴的閨蜜唉聲嘆氣,她沒了一點兒精氣神兒了。

    她看見小帥帥的臥室里的小床上,放滿了小帥帥的照片。

    她就安慰這個磨難重重的閨蜜說,“文雅你一定要振作精神,打一場捍衛婚姻的自衛仗。”

    張文雅她卻無力地說:“你讓我拿什么給她戰啊?”

    “你拿什么?你就拿你和王富強是合法夫妻,是王家合法的兒媳跟她斗嘛!”洪彩麗先回答說。

    緊接著她又憤慨地說,“文雅你看你的公婆,老兩口不都是就站在你這邊嗎?有公婆作為你的強大后盾,你還怕斗不過趙小玫嗎?”

    “她就是不逼我離婚,她來每天王家在我跟前說,懷著王家的孫子。我死了一個兒子,又丟了一個兒子不要緊……她說那樣的話語,就像一把利劍,深深地扎在了我的心上啊!

    把我的心刺得好痛好痛啊!”她說著說著,眼淚唰唰地,就往外流淌。

    洪彩麗就勸她:“你就不要再固執了,這就是他王富強信誓旦旦在你面前所說的堅貞專一、誓死不渝的愛情嗎?

    這就是他所說得與你侄子偕老,共度一生的誓言嗎?

    恐怕他現在把那些話,早已拋到九霄云外了吧?

    你不要再犯傻了。

    你就跟我一起到貴州去那里的醫院工作吧!

    你這樣意志消沉下去,不吃不喝不睡覺,陷入痛苦的泥潭不能自拔,難道你想成為這么糟糕婚姻的殉葬品嘛?”

    張文雅木訥地站在那兒,她情緒很低落,聲音沉重地問:“你剛才說,讓我跟你去貴州山區工作?可我現在哪有那個心思去調動工作呀?”

    好同學又勸說她:“文雅,你不要再想那些沒用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你要把精神投入到繁忙的工作之中,只有這樣,才是忘卻痛苦最好辦法呀!

    也是正確的選擇不是嗎?”

    張文雅坐在沙發上,非常認真地想了想就采納了閨蜜的建議。

    她就向領導申請調動工作。
高速文字首發 本站域名 www.bgukwk.tw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wap.xuanhuange.net

内蒙古十一选五助手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