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認冷灰
24號文字
方正啟體

靜默霜勝雪 正文 第一百四十八章 難道你不記得我了?

作者:白綿 分類:歷史 更新時間:2020-02-13 14:17:24直達底部

 

高速文字首發 本站域名 www.bgukwk.tw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wap.xuanhuange.net


隨機推薦:茯苓一夢 抗命 風吹繁花散落時 姝色 無敵刺客阿薩辛 大宋拯救計劃 竊國 逆天狂妃:王爺請自重 

    第一百四十八章 難道你不記得我了?

    冷默留下了一封信,帶上之前師父給的盤纏,匆匆地啟程去往龍國。

    小六看到冷默的信之后,一陣懊惱,早知道他昨天就不貪杯了,早上睡得跟頭死老虎一樣,根本不知道冷默走了,要是知道冷默去找主人了,他是無論怎么樣都要跟去的。

    冷默走了,清元本打算帶著小六回檀云山,但卻被風神留下參加風雪和離麒的婚禮,小六雖然千百個不愿意,但人情世故,也是無可奈何。

    離麒身著吉服,騎著高頭大馬,身后數百護衛抬著一頂金碧輝煌的轎子,跟著離麒到了洛櫻林迎親。而離帝聽說風族要和自己的兒子結親,雖然不滿是跟離麒結親,而非離麟,但怎么說也都是結兩姓之好,果斷就下了圣旨,還給了離麒一千封地。

    風雪坐在鏡子前面,愁眉不展,她可一點兒都不想嫁給離麒,雖然他嘴上說的好聽,但風雪怎么不知,當年他一心只想著她的那個好姐姐,甚至不惜和她聯手拆散冷默和風霜。但風雪一點兒也不愿意承認,他們一個個的都喜歡風霜,而不是她,明明她比風霜好了不止一星半點。要知道,她在風族,可有第一美女,第一才女之稱,多少人排隊求著她,可爹娘卻要把她嫁給離麒,嫁到離國去!

    風雪咬著牙,心中有多少不情愿就有多少恨。

    “風霜,是你毀了我,我也要毀了你!”風雪緊緊地攥著衣服,恨不得把嫁衣都給捏碎了。

    “雪兒。”白露拿著一個盒子走了進來,風雪趕緊收起了眼底的狠戾,依舊軟糯糯地喊了聲“娘~”。

    聽到風雪叫自己,白露眼眶不停打轉的眼淚終是忍不住,滑落了下來。

    “來,雪兒,娘給你帶上。”白露打開盒子,拿出玉鐲戴到了風雪的手上,“這是娘出嫁的時候,你外祖母給娘的,現在你出嫁了,娘把這個傳給你。”

    白露拉著風雪,上下打量著她,含淚笑著點了點頭,“今天爹娘的雪兒真美!”

    “娘~”風雪縱使再不滿這門婚事,但總歸是要嫁做人婦,離開父母了,也是忍不住紅了眼眶。

    “今天不能哭,娘祝雪兒和麒兒白頭偕老,琴瑟和鳴。”白露替風雪蓋上了紅蓋頭,喜娘便把風雪扶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吉時到,起轎!”

    隨著喇叭嗩吶的一片歡喜中,風雪在風族眾人的目送中,跟著離麒的迎親隊伍離開了她生長了十幾載的洛櫻林。

    “少主,別難過,我們現在只是暫時離開,風族還等您回來即位的呢!”冥給風雪的陪嫁丫頭看著風雪緊緊地攥著衣角,開解她道。

    “你說的沒錯,只是,我不甘心。”風雪咬緊牙關,紅蓋頭里藏著狠戾的眼神。

    “少主,一切都是靠爭取得來的。”

    “爭取......”風雪默念著這兩個字,是啊,她可不能就這樣甘拜下風了,她風雪,還沒有輸給誰過,現在更是不會輸給席雙,那么,離麒,就讓本少主好好利用你吧!

    離麒一離開洛櫻林,便收起了笑意盈盈,嚴肅得瘆人,只是他還不知道風雪的想法。

    洛櫻林離龍國比距離國近,冷默憑著強大的腳力,不過兩天便出了旁人至少得花五天才能走出的洛櫻林,不過一個星期的功夫,他就來到了龍國的都城。

    “這位客官,打尖兒還是住店兒?”

    “住店,順便把貴店的招牌菜送上樓。”冷默把銀兩遞給掌柜的,還順便給了些小費。這龍國,他實在是人生地不熟,有些問題可能得叨擾掌柜的了,師父說的那個百花樓,他還是羞于進入的。

    冷默向掌柜的要了間靠街的房間,打開窗戶,看著街上的人來人往,想起了當年和席雙一起在離國過七夕節的場景了。

    也是這樣的車水馬龍,好不熱鬧。

    “小二,這京城是有什么大事兒嗎?怎么這樣熱鬧?”恰好小二端菜上來,冷默便開口問道。

    “客官不是本地人吧!今天是我們龍國的國慶日,每年這個時候,圣上和太子殿下都會親自到長安街上祈福。”

    “太子殿下?”

    “是啊,我們的太子殿下平易近人,體恤民情,這不,我們這條街的街尾就有太子殿下的粥鋪。”

    小二笑著,看不出諂媚,很是真誠。

    冷默點了點頭,賞了他一些小費,看著窗外。看來這龍宣敬將來應該會是賢明君主啊!

    冷默草草地吃了幾口,跟小二要了熱水洗了個澡,便上街查找席雙的下落去了。

    風賢告訴他席雙在龍國,而師父的眼線根據他們提供的畫像,說曾經在龍都看見過席雙,冷默一刻都不想耽擱,幾乎跑遍了龍都的所有醫藥鋪。

    席雙精通醫術藥理,她身無寸金之時,肯定會到醫鋪藥鋪作工的,但冷默翻遍了整個龍都的醫藥鋪,都沒有叫席雙的人。

    “掌柜的,貴店有沒有個叫‘席雙’的女工?”這是最后一家醫藥鋪了,聽說皇室的人也會在這里抓藥,于是他便來碰碰運氣。不過以他對席雙的了解,她在龍國應該是會避開龍宣敬的,避開皇室的。畢竟他們是故交,而且席雙不希望任何和席府有關的人知道,她還活著,她怕他們收到連累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小店真的沒有叫席雙的女工,送客!”掌柜的直接打發小廝把冷默趕了出去,轉眼一看,趕緊諂媚地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清洛姑娘,今日怎么勞您親自來抓藥呀!快上樓,快上樓。”

    冷默一向不屑于這種諂媚逢迎的行為,回頭想看看是何方神圣,卻只看到了他們上樓的背影。只是冷默覺得,那個背影,似乎有些熟悉。

    他晃了晃腦袋,走了出去,失神地走在街上,和一切都顯得格格不入。

    冷默走著走著,不知不覺就到了長安街,只見那里雖然人山人海,但卻井井有條。只見一個身著龍袍的中年男子正在祈福,而他身邊那個,就是和冷默有過一面之緣的龍國太子,龍宣敬。

    冷默在人群中搜索著席雙的身影,無果,正打算走,卻看見了一抹熟悉的身影。

    席雙!!!

    冷默差點兒就喊了出來,他趕緊跑了過去,但還沒跑到席雙的面前,只見龍宣敬走到了她的身邊,倆人不知道說了什么,都笑了起來。冷默的腳就像被膠水粘住了一般,動彈不得。

    冷默自嘲般一笑,他以為席雙不會去找龍宣敬,沒想到,他們還是相遇了。和龍宣敬在一起的席雙,臉上也是一樣有著燦爛的笑容,冷默的心有種鈍鈍的疼痛感。

    冷默轉身離去,心亂如麻,只覺得手腳冰涼。不知道走了多久,也不知道往哪里走。

    “龍宣敬,你還我糖人!”突然,冷默的背后傳來席雙的聲音,而龍宣敬則高高地舉著糖人,任憑席雙怎么跳都拿不到。冷默只覺得有些刺眼,席雙好好的,但她卻沒有回來找自己,果然,龍宣敬和自己之間,席雙最終還是選擇了龍宣敬。也是,他是龍國太子,有顯赫的身世,有優渥的背景,而他,什么都不是。

    冷默就像一個多余的旁觀者,只能悄悄地躲在一旁,看著屬于他們的快樂,把惆悵埋在心里。

    祈福儀式還沒結束,還有需要龍宣敬的地方,他和席雙惱鬧了一會兒,便把糖人遞給她,讓暗衛護著她。

    席雙此次出宮沒有帶著小羽,小羽前幾日染了風寒,席雙便讓她在宮里歇著了,這會兒一個人自由自在地逛著龍國,席雙覺得很是滿足。

    這些日子以來,她不是待在太子府就是待在龍宮,根本就沒有機會出來玩兒,這次逮住了機會,她可得好好玩玩兒。

    席雙一會兒看看那個,一會兒摸摸那個。

    冷默走到了席雙的身邊,可是席雙仿佛不認識一般,直接走了過去,連看都沒有看他一眼。

    “雙兒。”冷默看著席雙的背影,喊了一聲,哪知席雙一點兒反應都沒有。

    “雙兒。”冷默直接跑到了席雙面前,擋住了她的去路。

    “你在叫我嗎?”席雙一臉疑惑地看著冷默,大大的眼睛里寫滿了疑惑。

    “你難道不記得我了嗎?”冷默直視著席雙,想看出些什么所以然出來。

    “你是誰?”席雙上下打量了一下冷默,笑了起來,“你倒是和龍宣敬那家伙有點兒像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的不記得我了?我是冷默啊!”冷默有些著急了,席雙看著他著急的眼神,心頭一顫。

    那抹墨藍色的身影又在她的腦海里浮現,席雙的腦袋一陣劇烈的疼痛,她捂著頭蹲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雙兒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清洛姑娘!”還沒等冷默伸出手拉起席雙,就有兩個暗影衛不知從什么地方冒了出來,直接打橫抱起了席雙。

    “去通知主子。”一個暗影衛抱著席雙飛身而去,而另一個也很快就消失了,留下冷默一個人站在原地。

    清洛姑娘?那不是席雙嗎?難道她不記得自己了?那為什么她還記得龍宣敬?白夫人當年生的是雙胞胎不是三胞胎吧?

    不,她一定是席雙!冷默永遠也不會忘記席雙的味道,那種感覺,就是席雙,他一定要去探個究竟。
高速文字首發 本站域名 www.bgukwk.tw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wap.xuanhuange.net

内蒙古十一选五助手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