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認冷灰
24號文字
方正啟體

重生八零悍妻來襲 正文卷 第三百七十章 我帶你回家

作者:顧清渏 分類:都市 更新時間:2020-02-13 14:10:58直達底部

 

高速文字首發 本站域名 www.bgukwk.tw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wap.xuanhuange.net


隨機推薦:我就是財神爺 傅少心頭寶:夫人不要跑 狼與兄弟 楚姐 重生農村養娃日常 萌寶來襲:總裁爹地,太會撩 極品妖孽歸來 新婚蜜愛:邵爺,甜甜寵 

    “除了水泥廠,其他的全部歸你!”紀昌林簡略說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不稀罕,我要他的東西做什么?我自己有廠,我能養活自己,他以為他給我這些東西我就要感激他嗎?我恨他!”郭湘的淚如放閘的洪水滾滾而下。

    拿起離婚協議,看見下面協議人那里顧振南并沒有簽名,心里又騰起一絲希望,振南會不會是故意試探自己?其實他也是舍不得離的吧?

    她把離婚協議丟回王桂英的懷里,故意狠狠說道:“告訴他,我不同意,他呢,不是也沒簽字嗎?”

    王桂英看了看郭湘,如果湘湘不同意,這個婚是不是就離不成了?那最好。

    她把離婚協議拿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師父,你說他是真的要和我離婚嗎?他自己為什么不簽?”郭湘忐忑說道。

    紀昌林沒有回答,他不敢說,他怕說出來郭湘受不了,顧振南都考慮得這么周到了,肯定是要離的。

    過了沒一會兒王桂英又來了,把離婚協議重新拿了出來,“振南,已經簽了……”

    說完自己的眼淚倒先流了下來。

    郭湘一下呆了,淚水也滾落下來,“他就這么迫不及待嗎?”

    “湘湘,你別怪振南,他也是……”王桂英泣不成聲,兩個相愛的人反目是她最不愿意看到的事兒。

    當初郭湘嫁進來的時候是不光彩,她還擔心,可是后來見他們感情那么好,她不知多欣慰,可沒想到會變成現在這樣子。

    “湘湘,振南說了沒有要改的地方,他已經簽了,你也簽了吧……”王桂英流著淚,盡管她不愿意,還是把顧振南的話說了出來。

    “呵,還真是絕情啊……”郭湘心里死灰,拿起筆淚水滴在協議上,“那就如他所愿吧,以后我們就……”

    最后一句狠話還是沒能說出口,她說不出口,曾經那么相愛,她放下不狠話。

    郭湘拿起筆快速寫下郭湘兩個字,看了一眼邊上的名字,顧振南三個字那么有力,那么醒目,以前覺得他的字有多漂亮,現在就有多刺眼。

    郭湘把筆一丟,全身都虛脫了,“你走吧!”

    王桂英流著淚把離婚協議收起來。

    紀昌林看著郭湘那悲傷的樣子,實在不忍心,把衛生所關了,默默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郭湘抱著膝蓋放聲痛哭起來。

    以往的點點滴滴都涌上心頭,真的就這樣結束了嗎?

    她記得第一次看見顧振南還是在火車上,當時她坐在座位上,一個好聽到讓人懷孕的聲音在耳旁響起,“同志,請讓一下好嗎?”

    她抬起頭,就看見了那個讓她后來摯愛無比的男人,當時她還想,這個男人好帥啊,要不要撩一下?

    后來她到油田找他,看到他的第一眼,她想這個男人怎么這么黑,像個黑人一樣,只看見明晃晃的牙齒。

    可當他洗干凈身上的石油的時候,她才發現他居然是火車上的那個男人,她的心如鼓捶,覺得真有緣分啊。

    之后的一幕幕如放電影一樣在郭湘的腦海中浮現,每一個恩愛的鏡頭都讓她痛不欲生。

    晚上紀昌林回來的時候就看見郭湘坐在地上靠在椅子上睡著了,臉上都是淚痕。

    真是很心疼。

    把郭湘叫起,她飯也沒吃,回到房里又倒了下來。

    接下來兩天郭湘渾渾噩噩的,人也發起燒來,紀昌林一直在悉心照顧著她。

    “娘,湘湘怎么樣了?”顧振南聽到郭湘生病也很著急。

    “今天聽說燒退了,好多了……”王桂英說道,她看向顧振南,明明他那么關心她,為什么還要分開啊?

    顧振南松了口氣,拄著盲杖回了房,一邊喃喃自語,“好了就好,好了就好……”

    王桂英看見他那副失魂落魄的樣子也不好責問,只能嘆氣。

    郭湘退了燒,吃了些紀昌林煮的粥,也終于恢復了一點精神。

    “別想太多了,日子還要過下去,這個世界不是沒了誰就不轉了。”紀昌林說道。

    郭湘苦笑一聲,道理誰都懂,可是心里的痛不是那么容易平復的。

    這時外面傳來敲門聲,“我去看看!”紀昌林說道。

    過了一會兒,紀昌林領著一個人走進來,“小湘,他說是找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是你?”郭湘見到來人大吃一驚,是林文。

    林文淡淡笑了一聲,“我是來接你回家的!”

    林文一眼就看見郭湘耳朵下的那顆黑痣,她果然是王楚湘。

    郭湘矍然變色,“什么家?我不會跟你回家!”

    “不是我的家,是你自己的家!”林文還是一副微笑的樣子。

    紀昌林很吃驚,郭湘找到自己的親生父母了?怎么沒聽她說過?

    “你的情況我已經知道了,說實話我也有點吃驚,雖然沒想到,不過我還是很高興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會知道?你派人監視我?”郭湘怒目而視,自己的事才過了幾天他這么快就知道了?

    “其實我一直在關注你,說監視太難聽,我是關心你。”林文嘴角勾了勾,“我要感謝顧振南,若不是他,我也沒這個機會……”

    “就是沒有他,你也沒機會!”郭湘提高聲音。

    “好,好,你心情不好,我不跟你吵。”林文淡笑一聲,“不過就算你不認我,你連自己的父母也不要了嗎?雅琴阿姨最近身體又不好了,你也不想回去看看?”

    “你說什么?”郭湘臉色大變,陡然站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我說你不想回去看看?”林文有點驚訝地看向郭湘,自己哪句話說錯了,她反應怎么這么大?

    “前面一句!”郭湘盯著他。

    “我說雅琴阿姨身體不好……”林文有點不解。

    “雅琴?我的母親叫雅琴?她姓什么?”郭湘一臉不可思議,前世自己的媽媽就叫雅琴,王雅琴,這一世她記得林文說過她母親姓郭。

    “郭雅琴啊,怎么了?你是想起了什么嗎?”林文懷疑地看向她。

    以前他就懷疑過郭湘沒有失憶,可是種種跡象又表明她是真的失憶了,可現在又是什么情況?

    郭湘臉色變幻莫測,“那我父親叫什么?”

    “叫王崇明啊……”林文回答。

    郭雅琴、王崇明,和前世的王雅琴、郭崇明正好相反,難道這一世的父母也是自己前世的父母?

    郭湘心中大驚。

    
高速文字首發 本站域名 www.bgukwk.tw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wap.xuanhuange.net

内蒙古十一选五助手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