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認冷灰
24號文字
方正啟體

天授神符師 符生 第六十九章 恐怖的夢境

作者:明凈如我 分類:玄幻 更新時間:2020-02-13 14:16:48直達底部

 

高速文字首發 本站域名 www.bgukwk.tw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wap.xuanhuange.net


隨機推薦:戀別三世 從無敵召喚開始做皇帝 九玳 我的寵物超級兇 掌焱 穿越之萬年女配修爐鼎 這個女仙不好惹 我的大招來自諸天萬界 

    這仿佛是一個被世界遺忘和唾棄的角落,一墻之隔,墻外明媚,墻內腐霉,鮮明諷刺。

    時已至晚,間或有絲絲寒風從墻的縫隙里吹進來,摩擦出“嗚...嗚...”的慘和聲,吹起落地塵土,飄蕩在半空中,彌漫了整個屋子,夾雜著酸臭糜爛腐朽的味道,滲透進她的心里,恐懼莫名。

    這里只有無盡的黑夜,沒有光明。

    好像有無數個她在發出不甘的嘶吼,猶如喚醒了沉睡經年冤魂厲鬼,卻也只是一遍遍刺痛自己的耳膜罷了,滲進心扉的黑暗和孤獨成為了永遠的伙伴。

    “放我出去吧!”

    “放我出去吧!”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簌和發出一聲尖叫,她奮力地想將周圍的人撕碎,可以每每她看清那一張張臉,和自己無比的相似,就好像是無數個自己飄蕩在這幽閉的空間里,她實在下不去手,只能癱坐在地上撓頭尖叫。

    “你太弱了,簌和,你太弱了!”

    好像是師父的聲音,簌和猛地抬頭,跌跌撞撞站起來,朝著聲音的方向摸索過去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……她就是那么的不堪一擊。”

    陳依云的聲音,她的嘲笑聲愈盛。

    “她是個至陰之人,生來就是克死別人的命,哎,可惜了。”

    “她是天煞孤星啊,你看她養父母多可憐,為了她竟白白送了性命,蘭園老家主精通符術,也沒有躲過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不能這么縱容她下去了,她遲早會成為禍國殃民的妖孽。”

    周圍響起了嘈雜的聲音,諷刺,害怕,暗自得意,嘲笑,什么樣的聲音都有,唯獨沒有人替她說一句話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天煞孤星,我沒有害死爹娘,我沒有克死師父。”簌和發瘋似的沖周圍大喊大叫,卻被一股不知名的力量擊垮在地上,她揮手想畫了一道符卻發現自己心脈盡斷,再沒有辦法集中念力了。

    “你沒有符術了,簌和,你就是個廢人,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她死死咬著嘴唇,甚至還沁出了一絲血跡,眼下她手無縛雞之力,只能癱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外面也暗沉了下來,隔著很小的一扇窗,或者說是一道裂縫,她看到天幕最盡的邊緣幽幽泛上血紅色的迷霧,懸掛在清冷的沉墨一樣的夜色里。風的呼嘯像野獸仰著頭在咆哮,沒有一點星辰的痕跡飄零而落,陷落的廢墟之中,爬行著鬼魅的喘息和貪婪的笑。

    最后,那徘徊著的,漸漸蒼白的光芒墜于自己最后一抹倒影里。

    天際的云層變成了鮮血一樣的河流,暴風雨瞬間夾雜著沙塵席卷了渺小的山頭,支離破碎的噩夢仿佛才剛剛拉開序幕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她好像很痛苦。”

    東野闕站在床邊,看著緊鎖著眉頭像是在掙扎什么的簌和,忍不住嘆了口氣,“看來你的安魂曲得加強一些了。”

    “安魂曲只能起到輔助的功效,她這是夢魘。”錢焰掏出一塊手巾,細心地擦去簌和額頭上的汗,“我之后會改進這曲子,以便有更好的安魂之效。”

    “好,等她醒來,我就帶她回江南,北方太冷了些,不適合她養病。”

    錢焰點點頭,沒有說什么,把笛子放在嘴邊,輕聲吹了起來,聽到音樂的簌和逐漸安靜了下去,緊縮的額頭也舒緩了下來,呼吸逐漸平復。

    “大人,我飯菜做好了,要現在吃嗎?”葉紫敲了敲門,輕聲詢問道。

    東野闕過去開了門,讓她進來,“就在這屋子吃吧,你去拿過來。”

    葉紫應了一聲,邁著小碎步跑去了柴房,不一會兒就把飯菜端了過來,“大人,我不知道還有客人在,所以做的不是很多,你們先吃著,我再去做點別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麻煩,你去下碗面就行。”

    葉紫點點頭,又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錢焰吹完了曲子,把笛子放回腰間,正要走,回頭看了一眼飯菜,“這個女人你從哪里找來的?”

    “路上買菜的時候剛好碰到了,見她無親無故的,就帶回來了。”東野闕聳聳肩,指了指還放在門口的那只菜籃,“那就是她當時賣菜的菜籃子,怎么,可有什么不妥嗎?”

    “眼下這亂世之中,每個人都極其喜歡偽裝,知人知面不知心,何況現在簌和還昏迷不醒呢,你可得小心些。”

    東野闕一怔,隨后反應了過來,“多謝提醒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不留在這里吃飯,先走一步,明日這個時候我再來。”

    看著錢焰遠去的背影,他又細細回想了一下遇見葉紫的整個過程,好像確實有問題,卻又說不上來,不過經過錢焰的提醒,身邊多了一個人,總是要多長個心眼才好。

    “大人,面燒好了。”葉紫端著一碗熱騰騰的白菜肉絲面進屋,卻發現那位吹笛的公子已經走了,微微詫異地看著東野闕,“那位客人怎么走了?”

    “他家中還有事,所以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,那大人趕緊吃飯吧。”葉紫把面放在桌上,規矩地站在一旁。

    “這兒就你我兩個人,也不用叫我大人,隨意些就好,你也坐在這兒吃一些,吃完了回去收拾吧。”東野闕指了指對面的位置,示意她可以坐。

    葉紫低著頭坐在東野闕對面,拿著碗的手還有些微微顫抖,看起來像是極其的不適應。

    “別緊張,以后把這當自己家吧。”

    “大人,葉紫不敢。”

    “說了,以后不必稱我大人。”東野闕低頭吃面,含糊地說了句。

    “那叫少爺嗎?”

    看她一副小心翼翼的樣子,東野闕倒也懶得多說了,“隨你吧,都行。”

    “那床上的那位姐姐,她到底是什么病呀,我來這兒幾日了,總見她醒不過來的樣子,還一直面目猙獰,像是做了噩夢。”葉紫瑟瑟地朝床上看了一眼,現在她倒是平靜下來,難不成也是因為聽了剛剛那位先生的笛聲?

    “她身體不好,要睡的久一點。”

    “那她要什么時候能醒過來?”

    “你這面太咸了,下次少放點鹽,我不愛吃太咸的。”東野闕岔開了話題,他心中已然警覺不少。

    “對不起,少爺,我們這邊的肉絲也都是臘肉,所以比較咸,若是你吃不慣,我下次少放些。”葉紫趕緊撂下碗筷,低頭認錯。

    “沒事,就是跟你說一聲,其實味道還不錯。”東野闕已經吃完了,他把碗筷整齊的放在桌上,重新坐回了床邊。

    葉紫默不作聲,其實后背上隱隱已經嚇出了一聲冷汗,她不敢看東野闕的眼睛,這個男人給她一種極其危險的感覺,他的眸子明明很清澈,卻仿佛一眼就可以將任何人看穿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少爺,我吃完了,我把這兒收拾好先出去了。”
高速文字首發 本站域名 www.bgukwk.tw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wap.xuanhuange.net

内蒙古十一选五助手下载